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

今天的天空真好看

【全职】【双花】繁花血景
大概是id藏头诗!和别的什么

春风百花曾照影,惊鸿缭乱人间世。【百花缭乱】

阶前枕石听雨,吹梦落花狼藉。【落花狼藉】

拍马相别,远行,千秋梦醒
故人犹在,并肩,枪响雷鸣
逢时剑起,再续,繁花血景
荣耀巅顶,与君,始终如一

昨晚的天空特别好看,丢下饭碗冲去拿单反出来
但是技艺不精 全靠后期

一个潦草的局部

那些年语文课上的摸鱼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闭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近期的摸鱼,越来越忙了

【魔道祖师同人群像】不尘心
原创歌噢~我作词2333一路艰难险阻终于克服了!感谢大家!!!
分享黎子/风竹苑的单曲《不尘心——记魔道祖师》: http://music.163.com/song/518284832/?userid=435794017 (来自@网易云音乐)

【曦瑶】《潋滟惊鸿》

嗷嗷嗷嗷嗷嗷嗷

由木_:

前文:


楔子+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说来倒也快,金子轩和江厌离的婚礼一眨眼便快要到了。

金光瑶养着蓝曦臣给他买的从姑苏带回来的金星雪浪,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觉得好看。
毕竟正是金星雪浪盛放的时节。而且还是蓝曦臣特地买回来送他的。
娉娉婷婷,虽然不是花团锦簇的热闹繁华,但一枝一开一锦绣,细细看来也是看得出国色天香的气韵。

早晨抱出去晒,傍晚收回屋,照顾得服服帖帖。

蓝曦臣说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吃沙糖桔,金光瑶听了挺开心。
他挺喜欢吃的。
沙糖桔很甜,可惜吃多可容易上火。
他觉得进了蓝家门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天到晚零食不愁。
果然姑苏人在吃的方面很讲究,虽然东西都很素淡。

蓝曦臣闲闲道:“说来,阿瑶嫁进蓝家来也时间不短了。”

金光瑶嗑着瓜子,捞过一本话本子挡住自己的脸,突然想起那时候蓝曦臣说的什么要不要孩子之类的话,咳了一声,有点心虚,而后点点头:“啊,是啊。”

蓝曦臣看他这般有些手足无措,觉得讨喜可爱,不由微微一笑。



七天后便是良辰吉日,宜婚嫁。

金光瑶去见金子轩时顺路去了一趟牢房。
常慈安和常萍分开关了起来,他只去见了常慈安。

一道栅栏。

他蹲下身,和常慈安面对面。

牢外客锦衣玉袍,牢内人衣衫褴褛。

金光瑶闲闲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笑道:“常大人,我知道您呀死不成,就不要在我面前故意装可怜了。温若寒还不会让您死呢。”而后起身拍手笑道,“常温二家追随子勋哥,当真是同舟共济呢。”

常慈安却一脸狐疑看着金光瑶,目光仔仔细细盯着他的脸,盯得金光瑶浑身发毛,刚想问您到底在看什么呢,常慈安突然冲上来摇着栏杆大喊:“你是孟瑶?!你是孟瑶对不对?!”

金光瑶面色一僵,很快换上笑:“敛芳尊金光瑶,抱山散人座下弟子,名列三尊位,姑苏兰氏宗主夫人。常大人,人老啦,脑子也坏了嘛?”

“你是孟瑶!!!你这张小白脸化成灰我都认得!!!”常慈安摔在地上,大笑道,“原来沉香楼被烧是这么一回事,你明明只是个——”

“哟,好吵好吵,我一来就吵了。”

金光瑶背后一僵,辨别出声音后又很快放松下来,站起身笑道:“啊,成美呀。”

薛洋抱着后脑勺,一路踢着几块碎石头过来,皮笑肉不笑:“啊呀现在是在演哪一出?疯狗乱咬人?还是狗咬狗戏码?”

金光瑶笑着回头:“你也是疯狗一条,倒乱骂人。”

薛洋道:“看我不拔了你舌头。”

金光瑶道:“你不如拔了常大人的,当着本人的面都敢乱嚼舌根子污蔑人呢。”

薛洋道:“我不敢我不敢,拔了我要被捉天牢的。走吧走吧,在这里待着你倒喜欢?——我特地来找你。”

金光瑶拍拍手上的灰,又把衣袍领好好整了整,才跟着薛洋慢慢走出去,临行前看了一眼常慈安,眼色刺骨的凉。



“对了,我——”

“让我先说,”金光瑶边走边抢先道,“常慈安认出我了……老不死的……年纪都这么大了眼力怎么这么好。看来得快点让他死。”

“……被你一打断,我想说的事情都忘了。”薛洋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问了下去,“怎么,温家的事情,你已经忍不住要动手了?耐不住性子了?”

“等金子轩的婚礼结束后,就该开始着手了。我记得你好像偷东西挺厉害的?”

“……你想干嘛?说话别这么难听好吗?”

“给我浑水摸鱼摸一件东西回来。”

“老子不干这行当多年。”薛洋继续翻白眼试图反驳,“我现在直接抢好吗。”

金光瑶凑上去在他耳边说了几个字。

“如何?”金光瑶道。

薛洋闻言,倒并不急着回答,眯了眯眼睛:“我记得蓝忘机好像喜欢魏无羡?”

金光瑶道:“是。”

薛洋道:“如果要是事情败露,他们都要恨死你了。不过弄个到最后要是真的这么乱,我喜欢。我才不要什么天下太平。”

金光瑶微笑:“啊哟,唯恐不乱。”

“彼此彼此。”薛洋无所谓耸耸肩,“可是,要是你的好二哥知道了,岂不是也要对你失望透顶?”

金光瑶一愣,似乎没想到薛洋会提到蓝曦臣,只是笑道:“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他觉得我好,也是一厢情愿觉得我好罢了。辜负故人岂非我愿?他自己识人不清,怪谁呢。”

薛洋道:“你想要的太多了。”

金光瑶凉凉嘲讽道:“总比你稀罕一具尸体强。”

“哦对了,想起来了,我要和你说的事情。”薛洋道,“复活晓道长的办法,我找到了。可是晓星尘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我不能让他这么早醒过来。好歹要等一些人死了才能。”

“所以?”金光瑶问道。

“所以,魏无羡必须死。宋子琛是被魏无羡炼成凶尸的,很多关节他知道。”

“……我一直以为他没有炼过……原来早就已经炼过了么——但宋子琛的事情我不想了解太多。可你要我得罪含光君又得罪江府?……金子轩和江厌离大婚后,若死了一个魏无羡,我又要得罪金子轩。成美,你疯了。”

“我就问你要不要。”

金光瑶沉吟一会儿,侧目笑道:“那先让他蹦一阵子吧,温家还要靠夷陵老祖。好了,时辰不早,我得进宫了。”

薛洋道:“可以可以。对了——”

金光瑶转身:“嗯?”

薛洋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来:“你,是不是太过于在意泽芜君对你的印象了?算计谁都没算计到他头上去。明明利用宗主夫人身份引发几大家族的矛盾,事情会爆发得更快啊。”

金光瑶笑道:“我孑然一身,留意的东西不过些虚名华贵罢了。有些事情小火慢慢熬起来懂不懂?至于蓝曦臣,只是还没有到时候。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薛洋在心里骂了声小矮子,哼了一声转身掉头走人。


 


 


 


金光瑶见完金子轩后,在回蓝府的路上忽而想起金子轩满是紧张却还要绷着一张好看的脸的模样,就突然有点想念蓝曦臣。


 


回了蓝府,门生却说宗主陪着欧阳家的小姐去街上挑花了。


 


金光瑶一听,微微一笑,转身就走一个人去寒室待着了。


 


也不知道当时是谁信誓旦旦说,若是二哥今后带个漂亮的姑娘的回蓝府,我也绝不多说半句话。


遇了事就全扔脑后去了。


 


 


 


入夜半个时辰后,蓝曦臣终于回来了。


 


金光瑶懒懒笑道:“好浓的脂粉味。”


 


蓝曦臣抱歉道:“今日欧阳大人来和叔父议事,欧阳小姐也来了。小姑娘年纪小,撒娇着偏要拉我去陪着逛逛集市。”


 


金光瑶奇怪道:“二哥与我解释那么多做什么?小姑娘撒娇起来自然是不能随随便便就推脱的呀,”随手捞起一本话本子揣着就走,“哦对了,今晚我想在书房看书,二哥好生自己睡吧。”


 


蓝曦臣:“……”


 


蓝曦臣愣愣看着金光瑶笑盈盈地推门而出。


 


蓝曦臣:“……”


 


蓝曦臣:“阿瑶你等等你听我说……”


 


金光瑶理都不理直接走人。


 


蓝曦臣:“……”


 


 


 


金光瑶还当真打算睡一晚上书房。


 


结果到了蓝家作息时间点,蓝曦臣抱着一个枕头推开书房门,诚恳道:“阿瑶分我一半被褥可好?”


 


金光面上瑶笑得一派和善,坐在床上温文尔雅摇了摇手指:“不好。”


 


蓝曦臣不死心:“被子薄容易生病。”


 


金光瑶指了指自己:“我乃修仙之人。嗯。体质不错的。”


 


蓝曦臣知道金光瑶心里不开心着,于是悻悻然关门离开走回寒室。


 


金光瑶打了个哈欠,吹了灯打算睡了。


 


这一分房,倒是令他想起一些事情。


 


 


 


他在隐安山修习时,年岁尚小,经历过一些事情,总是胆战心惊,晚上睡不好。


蓝曦臣救了他,他自然最信蓝曦臣。


原本是一人一个房间,他怕黑,又怕在他睡着的时候蓝曦臣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大半夜的就抱着自己的小枕头和小被子跑过重重回廊,敲开蓝曦臣的房间,站在房门口小心翼翼地抬头轻声问,二哥,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他很怕蓝曦臣拒绝说不行要一个人睡,但记忆里蓝曦臣没有一次拒绝他,永远是说,晚上多冷啊,阿瑶怎么还站在外面不动啊,快进屋子。


 


这么一想这次倒的确是自己太任性了。


一不留心就慢慢被蓝曦臣惯出了脾气,实在不是件好事情。


 


遂起身重新掌灯,很没骨气地走去敲开寒室的门,钻蓝曦臣的被窝去了。


 


 


 


金子轩和江厌离大婚时,江厌离紧张得一直在绞衣角,金子轩紧张得也一直在绞衣角。


 


金光瑶在一边看着,煞有介事点评:“以后我当了小叔叔,我绝不能让侄子或侄女绞衣角,绞了也要纠正。好丢脸。”


 


蓝曦臣道:“嗯,有道理。挺丢脸的。”


 


金光瑶道:“他们好紧张呀,我们当初大婚紧张么?”


 


蓝曦臣回忆了一下:“挺、挺平和的吧,感觉一点都不惊讶。”


 


金光瑶扶额:“把新婚燕尔过成了老夫老妻,唔,人才。”


 


蓝曦臣闷笑两声,把他搂得紧了些:“但这没什么不好。”


 


金光瑶红了红面皮子,咳了几声后把四周张望了一番:“江公子和魏公子的脸色看着也不错。”


 


“自己阿姐开心,他们自然也跟着开心。大概还希望自己阿姐莫在外受了委屈。”


 


“虽然子轩哥不怎么会哄人,但还好江姑娘是个好脾气,应该是吵不起来的。”


 


……


 


一场婚宴热热闹闹举行,郎才女貌,一派喜气洋洋,热闹好看。


 


 


 


闹了一天也累了,金光瑶晚上回去正打算早些沐浴入睡,蓝曦臣却拿着一封信来找他。神色难得有些郁结。


 


金光瑶疑惑道:“怎么了?”


 


“你先看一下。”


 


“……最近姑苏周边漳华山忽而出现邪祟,派弟子几次三番去斩杀,不仅没有成功,还折损了不少门生?……”金光瑶皱眉仔仔细细看了遍,“的确,若这邪祟真的这么厉害,二哥得去看看……最近几天突然出现的?这么突然?”


 


“是这样,猝不及防。”蓝曦臣叹道,“看来我得离开一段时间。”


 


“那我也陪二哥去,横竖我闲着没有事情。”金光瑶道,“上次常家密道里出现的宋子琛把我吓怕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蓝曦臣定定看了他两眼,最后点头:“好。那明日就走。”


 


金光瑶拉着蓝曦臣去衣柜里翻了翻沐浴后要穿的衣服,二人一同走去沐浴的池子。


 


金光瑶像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听说《春山恨》第十册连载最近出来了,可我连第九册都还没买呢,等从漳华山回来了,我就想去买,还有还有,听说最近市井又出了不少新的话本子……”


 


蓝曦臣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阿瑶看的太过火了,该稍稍收敛一下——”


 


金光瑶笑眯眯:“哦这么一说我倒突然想起来了,这欧阳家的小姐呀……”


 


蓝曦臣:“好好好,买!”


 


 


 


TBC.


 


 


 


作者有话说:


 


魏无羡:听说有人要找我搞事情??


蓝曦臣:买买买!!!好好好!!!


金光瑶:好的我记住了,欧阳家小姐,可以说是非常有用了。


还没蹦出来的阿凌:我不绞衣角的!!


欧阳家小姐:???锅???


众人:阿瑶你当时说的话你忘了吗??


 


又水了一章没剧情,啊啊啊啊我要暴打自己( ̥́ ˍ ̀ू )


 


由木_


2017.10.27


 


 


 

© 孤山易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