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依然在!沼民!江澄!瓶邪!解雨臣!朋我!生死无悔,永固江东!!以及,列夫托尔斯泰写的穷人就是我了╮(╯▽╰)╭

暗戳戳涂个瓶邪 想知道是图一好看还是图二好看?

一张画不下去的摸鱼混更╮(╯▽╰)╭

“你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么?”

凌乱的书签

阿待-E.T.ATNS:

求约稿啦
要什么都可以画拉
手绘扫描为主,要水彩或马克笔皆可,
要头像,插画,立绘什么的皆可,价格非常好商量,已经吃土了qaq

【朋我】无题(一)【路人视角】ooc慎入 路人第一人称 结局的后事

你好,我在某个小城旅馆工作,是前台接待员。

旅馆不能说有多么大,但是胜在古朴。历史感挺浓厚,似乎是很久之前,就在古城墙的脚下安静地蹲着,见过很多人潮涨落,看过百年前的月亮,听过飞走了再不回来的鸟鸣。

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往事现事皆如云烟,很快便消散。

不过人生很长,总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那天,一切一如既往。秋天的叶子,飘飘洒洒,兜兜转转,铺满整条街。

突然来了个一身马褂,然而踩着一双跑鞋的先生,长得的确很俊,剑眉星目,长身玉立,只是眉眼间流露着一股淡淡的二气,还有历经沧桑的气息,总之很特别,我印象很深,其他人会不会注意到就不一定了。

诶哟,新百伦,我心想,尼玛居然是个土豪,这款式可贵了。

像是古画里走出来的,耳钉,跑鞋也搭配得不错。

他问了我这周边的历史,偶尔点头,表现出对这里蛮感兴趣,尤其是历史中有关道教的部分等。听完后在大厅抱着笔记本电脑开始敲键盘。侧脸在阳光下好不帅气,路过的大姑娘被迷得七荤八素。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呢?来拍照,等人,还是默默地装x?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让人猜不透。

我知道是因为这里wifi好……

顺便说一下,我们前台服务生,给客人讲历史,抓住机会坑蒙拐骗添油加醋,所谓留住客人离开的脚步,听起来美丽得不行,实际上只是为了一个更为美丽的目的:涨工资。

他敲了很久,删删写写,就像初中生写作文。

当然我没有太多机会了解他,哪里会知道那家伙的学历。

我在收盘子的时候,瞟了一眼他的屏幕。

他在写邮件,已经写了很多了。

有时候会一大段一大段地删,大概是觉得写得不好有损形象。

“给女朋友写信啊?”我开个玩笑。

他猛地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脸颊边漫起一片红。

像漫山遍野的秋叶。

他低头想了想,笑了笑,轻声道:“男朋友。”

“他不跟你一起来?”

“他忙,公司很多事。”

我没想好话题该怎么接下去,毕竟太八卦谁都不舒服,过了半晌,盘子快被我捏碎了,这位先生突然问:“我在写给谁,你怎么知道?”

“你的眼神,表情,周围还飞着粉红色的泡泡,太容易看出来了。”我颇为得意地回答。工作几年虽不算阅人无数,不过这点我还是挺在行的。

“这么明显。”他故作镇定地啧了一声,脸上的红潮还未消退。

“你叫秦一恒,你家那位叫什么啊?”我胆子肥了,神神秘秘地凑过去问。

“江烁,万江的江,闪烁的烁。”

“万江,是那个相当厉害的公司吧?”

这下轮到他颇为得意了:“嗯!”

“你真的追到手了吗?”我想了一下,然后纳闷地问。

“快去刷盘子。”他沉默半晌,活动了一下手腕。

再后来。

几年后,我看见一个有点眼熟的跑鞋马褂拎着包拖着大行李箱,后面跟着个西装墨镜晃晃悠悠。

这时我们旅馆大翻修结束,木地板换成了光滑的大理石,闪烁着锃亮的光,镜面般映出成功人士的挺拔身姿……我是说,只有成功人士穿西装的时候的身姿,那才叫挺拔。

那跑鞋马褂男照例在大堂摸出笔记本上网,西装男百般聊赖地在他对面喝饮料……不对,是香槟。

该上网的依旧敲敲打打,只是再不见删改。

唉,明明已经是总管了,今天是特别的节日,其他人都请假了,我和少数人只能留在店里忙活。

我抱着一叠脏兮兮的盘子,疾步走过那位身着马褂的先生身后,多年的毛病没改掉,还是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他的屏幕。

也不知怎么的,我问了他一句:“不发邮件啦?”

他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自知尴尬,便匆匆离去。

在我已经离他很远的地方,背后传来一句轻轻的回答。

“就在对面呢。”他说。

我看见窗外,深秋的落叶像瀑布,剪破阳光,恨不得快些落土归根。于是鼻子有点酸,想起当年窗前坐着一个人,用如今同样的姿势敲着键盘,其实他心里望着外面吧,有一张孤独单薄的侧脸。

现在不会孤独了,再也不会。

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诶?旁边就是你老婆啊??怪不得天天有人投诉扰民!!你俩晚上给我收敛点!!

隔壁情趣酒店走好不送!!一晚九九八,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那个前台是我老……咳咳!别说出去!

摸鱼!!凶宅
朋我!眉长定攻受(⊙v⊙)没时间好好画服装了   
为啥秦一恒和江烁差不多高呢,大概因为是换了身体吧!!!
终于!产粮了

路边捡来的髭切呢hhh

欧了一把

魈ԅ(¯ㅂ¯ԅ)@

© 孤山易道|Powered by LOFTER